NEWS 行業動態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信息動態  > 行業動態

    新聞導航

    舞臺燈光與電視燈光的共性和差異

    來源:www.wuhanhonglida.com 發布時間:2019-08-28 返回

    舞臺藝術是在舞臺上進行展開的表演形式,一般的舞臺口是12m寬度,7m高的鏡框式,三面墻。各類劇種將在舞臺上表演,同時舞臺燈光也只能是在12m×7m鏡框式,三面墻的舞臺上展開,進入燈光的藝術創作,燈光往往受到舞臺大小的制約,舞臺的燈位一般分為面光、耳光、柱光、反光、逆光和頂光幾大類。
      
      首先一個劇的形成,它要通過反復的排練,在這排練的過程中,燈光設計就必須介入,也就是我們說的前期準備階段,在看排練的同時,記下演員的調度位置,然后畫出燈位圖,什么地方需要特殊燈,什么地方需要定點光的處理,這一切都必須事先在設計中確定下來,接下來,才是燈光的進入,系統的燈光安排,舞臺上的燈位和燈號都是有限的,幾道幕常常占用了燈光的空間,有時常為一個燈位同裝置部門僵持不下,在燈光安裝完成后,接著排光以及彩排等等,舞臺劇特別講氣氛,人物造型光,環境光,這一切燈光設計都必須考慮,而且還得做到全面、燈光要隨著劇情的變化而變化,同時也是隨劇情的節奏而變化,在舞臺上真實而濃郁的環境氣氛,能夠烘托人物,傳達生活的氣息,同時環境氣氛呼應觀眾心理和表達人物的性格、職業、愛好。在舞臺上演員的表演必須夸大自己的形體動作,而且演員往往借助家具,樹木,有依托表演起來更方便、更為自然大方,在舞臺同樣能體現(早晨、中午、傍晚或月夜等),在這一點上主要是根據劇本的要求,對環境、人物的渲染,刻畫在不同的場次和不同的人物矛盾沖突,總之這一切燈光與表演使整個劇成為一體,它們相輔相成,能夠起到互補的作用,使完美的燈光與劇情趨與和諧統一。舞臺給予燈光的空間較小,而且演員是在一個鏡框式的舞臺上表演,演員同觀眾的交流距離太遠,在這一點上,電視燈光就可大大地體現自己的才能和有效的空間。發揮較為自如,燈位可隨機位變動而變動。

      舞臺燈光與電視燈的共性是都利用燈具在不同的形勢下進行燈光的創作,而舞臺上的燈光一次性安裝到位后,只是作一部份的小調整,舞臺的面積只有12m×7m,舞臺燈光設計能把生活的一面完美地展現的確不容易,更為了不起,所以很多地方值得借鑒。近兩年來筆者參與拍攝的情景劇有360部集之多,這一切都為自己燈光創作提供了大量的素材,三部不同的情景劇《農家樂》、《鄉里人家》、《兒大女成人》,是在不同的場景,不同的地方,城里、鄉里都出現在畫面里,電視燈藝術不是簡單地供給攝像機的光亮,也不是簡單地滿足制作技術的照度要求。而是利用光線參與藝術創作,用光線描繪和塑造鏡頭前的形像,這是電視燈光照明根本任務。隨著電視事業的發展和電視形態的演變,觀眾對于電視藝術欣賞水平和審美要求的提高,對電視美學的觀念,光的觀念也在發生深刻物變化,人們己不滿足于電視藝術作品只能簡單講述故事,交代情節、定實性或造作光線照明,而日趨注重和追求真實與自然的光線效果,在電視以驚人的速度向前發展的今天,我們要借鑒舞臺燈光,由影照明,在實踐中總結電視燈光的成功之處。

      舞臺燈光與電視燈光相比較起來,舞臺往往受到有效空間的制約,而電視就要靈活得多,場面同舞臺相比更大一些,因它不受環境的制約,他們也是虛與實的關系,電視反映戰爭場面、地震場面,一切就非常的困難,只有借助天幕加幻燈或電視投影或加電影機展現。一部舞臺劇的形成,燈光介入是較早的,通常是在兩個月左右,而一部20集的電視連續劇周期才兩個月,所以電視燈光設計人員到了一個場景后要在導演說戲完后完成布光的任務,整場的主光在什么地方確定,達到什么樣的人物造型效果,人物輪廓光用在什么位置,這一切電視燈光設計人員必須在短時間內確定下來,提供給攝像。舞臺上演員往往夸張,而一個畫面只是一雙眼睛,花的特寫,讓觀眾看清花芯、花瓣,這一切的畫面都得靠燈光的正確的燈位,給攝像機以正確照度才得以完成,燈光關系到整個攝像機人物和景物的區別,前景和后果的亮暗關系,光圈大人物清楚而景物變虛、光圈小景物清楚,人物就更出現照度不夠,所以必須注意前后的關系,給予人物、景物正確的照度及人物造型光的處理。

      電視藝術是靠畫面形象語言為表現手段,反映劇情,傳達編劇、劇演的意圖,燈光在其中就利用特有的工具方式,描繪體現鏡頭前種種活動形象的外在形式和內在情感,給觀眾以視覺感受,燈光體現不同物體的不同外在的結構方式,常給觀眾不同的印象,通過這些實實在在的“有形”形象的外部造型,最終體現共內在的本質,電視藝術的一些特征,常常要依附于燈光來體現,如畫家在作畫前,畫布或畫紙人是一片空白,通過筆和顏料才能繪制出現象,通過燈光的有效處理,才能在電視畫面上呈現出高畫質,可信的藝術形象。
      
      舞臺藝術講究的是色彩、濃郁的色彩關系,而電視講究的是色溫,舞臺以虛擬的布景,假設的空間,而電視是以實景拍攝,真實的空間關系,舞臺主要是以氣氛和人物造型光為主,而基本舞臺12m×7m的三面墻鏡框式舞臺上表演,觀眾難以看清演員細微的表演,而電視可利用特定方式,在一畫面里出現人物的一雙眼睛,這樣可以給觀眾更大的震撼,對于人物的特寫一定注意燈位的把握。

         在此順便多提一下人物光燈位的關系和位置,當燈光在水平的位置上圍繞被攝人物轉動時,鼻影就會斜著擴大,在離光遠的那邊形成較強的造型,而受光的那一邊則往往喪失細致的輪廓,而離光遠的那只眼睛的眼角上陰影增大,因為鼻影橫過了它,在這個過程中臉部受光的那邊加強副光的增加,沖散陰影部份,燈光常用的前側光(交叉光)位置一般是在45°橫/45°直,在這個位置上鼻子和眉毛的陰影同面頰的陰影相連在離光遠的一邊臉上形成一道三角光,無可否認,在正常情況下都加一些副光(輔助光)使畫面更為柔和,但是燈光設計必須考慮與人物造型有無沖突,如果劇情需要大反差的效果,那么就不必加副光來補充,以免適得其反。舞臺上常常也用逆光來描繪人物,這一點電視燈光更為強烈,還是一個位置以及高低的問題。如果燈光在被攝人物的背后,處于12點橫/9點直的位置,面對攝像機(位于6點橫/3點直處。燈被人物所遮住),燈光只照亮耳朵和頭發的外緣輪廓,燈位升高光線就會越過被攝人物,直接射入攝像鏡頭,燈光再升高至10點直~11點直(30°~60°)的位置,兩肩、頭頂、頭發都會逐漸被照亮,兩肩兩臂的外緣輪廓和皮膚質感也漸漸的變得更清晰。而過陡的逆光(11點~12點直處)會在胸前產生深暗的圍嘴形成陰影和造成發白的鼻子(當被攝人物抬頭看或向后靠的時候,過于容易產生這種缺陷),偏斜的逆光(即11點橫/10點直或1點橫/10點直處)就顯得更不對稱,在頭部耳部和頸部的一邊出現一道輪廓光,一邊的肩另一邊更亮,逆光過于偏斜,我們就會發現輪廓光的單邊性質,臉的一側受光較多,同時也出現被突出的耳朵,向前投射的寬大陰影這一側的眼睛逐漸在眉毛和太陽穴擊圍出現一圈輪廓光,使得眼窩顯得黑暗,然而偏斜的逆光如從與主光相對的一側照明,會明顯的勾畫出臉的輪廓,逆光以主光的同一側照明臉部則會加強已被主光所照明表面亮度,也許會造成曝光過度并削弱了主光,在這個區域內的造型,而且凡是在主光和逆光處于頭部的同一側的場合,臉部的照明就會顯得偏向一邊,所以在運用逆光方面的一個標準,變化是雙邊輪廓光,這種燈光照明同樣采用11點橫和1點橫的位置,使被攝人物的兩邊都產生一道輪廓光,這種方法我們常常出現在演播室,對播音員的出像。總之,逆光、側光對人物造型是非常有幫助的,但必須掌握好燈的位置,注意不要形成夾光,舞臺逆光和電視逆光它們兩者是一個遠一個近的關系。

         舞臺燈光和電視晚會燈光,他們很相似,舞臺燈光在沒有錄像和電視的參與時,它就是色彩的展現,大色調的色塊,色彩的變化決定晚會的成功。有了電視的參與那就是色溫的關系,舞臺上用的燈具往往是3200K鎢絲泡,而攝像機則是3200K、5600K的色溫,攝像機對紅、藍二色是特別敏感,在這一點上我們往往用色都偏中間質,除非有特殊的效果因為晚會攝像機處于3200K,而且我們往往為了畫面的清晰,把攝像機的黑電瓶打開調制,只要畫面不發灰就行,這樣畫面既清晰又發透,同時還得注意色彩的還原性,這一點也是自己的一點小小常識,是否可行還是等待專家的評判。舞臺燈光和電視燈光他們的共性是用燈光描繪人物、景物,利用燈光這一特有的工具來烘托氣氛,渲染劇情。不同之處就是各自所服務的對象不同,舞臺上是鏡框式的舞臺照明,而電視是以實景拍攝,它可以任意的放大,只要是在鏡頭可記錄的范圍。無論是舞臺燈光和電視燈光設計,首先一點必須是正確掌握燈光的位置,什么樣的燈光位置,傳達什么樣的信息,渲染什么,只有正確掌握燈光不同的角度,燈光才能發揮它靈魂的作用。

          2007年,中央電視臺“春晚”《小城雨巷》就是舞臺燈光藝術和電視完善的結合,利用舞臺和電視的多種手法,投影不停放出江南水鄉的畫面,景片不斷的移動組合,交代了地點、環境,把觀眾一下就帶入了江南水鄉的感覺,加上演員的出色表演,燈光有節奏的變化,整個舞臺清晰,傳達的信息非常明確,這樣的節目給觀眾以美的享受。
      
      總之舞臺燈光與電視燈光是相通的,可相互借鑒,利用舞臺燈光的特殊效果光用于電視里,同時舞臺也可利用電視電影的技術為舞臺服務,《小城雨巷》就結合得非常到位。相互的借鑒,相互的學習,相互的補充,定會給電視燈光藝術帶來更美好的明天

    尊龙d88 鄂托克前旗 安西县 齐齐哈尔市